最新消息:無名客棧,心靈休息的港灣,分享每日健康,動漫,娛樂,寵物,搞笑,教育,文化,新聞,旅遊,星座,時尚,歷史,科技,美食,財經,軍事,遊戲,體育等新鮮事

BAT也留不住人了

財經 無名客棧 497浏览

原標題:BAT也留不住人了

原創 燃財經工作室 燃次元 收錄於話題#新發現107#網際網路90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創

燃財經出品

作者 | 侯燕婷

編輯 | 饒霞飛

高薪挖人的訊息,總是與網際網路大廠緊密相連。

以前的訊息,大多是某個行業的大拿跳槽去BAT,因為網際網路大廠業務拓展快,邊界不斷擴大,求賢若渴又不惜重金,由於業務重疊嚴重,各大廠間的搶人大戰,也經久不息。不過,近年來,風向變了,從BAT挖人,越來越常見。因為各個行業都在向網際網路轉型,對相關人才的渴求,越來越迫切,曾經的“多金爸爸”房地產便是其中的急先鋒。

90後宋兵就在不久前離開騰訊,跳槽去了萬科的萬物雲,職位是資料分析工程師,“月薪和騰訊7級差不多,13薪,公積金繳納工資全額的5%,保險繳納得比較多。”在他看來,萬物雲值得一去。

萬科對網際網路人才的渴求頗為迫切。對此,萬科董事會主席鬱亮毫不避諱。

“萬科今天遇到的一個挑戰,是人才的挑戰,在組織適配戰略情況下,人才需要先行。”3月31日,鬱亮在2020年報業績釋出會上,直接發出了人才招聘的廣告,“科技已經融入萬科業務的方方面面,我們要跟網際網路大廠去競爭人才。騰訊叫‘鵝廠’,現在我們也有品牌年輕化的嘗試,就是‘經常一根筋’的‘筋廠’。”

近年來,房企的數字化轉型如火如荼,萬科更是業內較早開啟資訊化建設的開發商。2015年底,鬱亮提出“沃土計劃”,並於2016年1月份正式啟動,旨在以資訊化建設為抓手,全面提升經營效率並推動業務持續增長。2020年,萬科又啟動“龍抬頭計劃”,持續強化科技對各業務的支撐。

相應地,在人才招聘上,萬科2000年開始的“新動力”計劃持續至今,2007年千億規模後還實行了“007行動”,2020年則通過“春天行動”明確戰略,同時啟動“獵頭計劃”。

“萬科需要10分的人才,社會中的佼佼者。”鬱亮在業績會上對上述招聘行動詳細分析,並表示目前萬科專門有一個行動小組,每2天開一次人事會,保證2天之內必須給候選人回覆,確保萬科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不在等待中下降。

實際上,不僅僅是萬科,其他房地產企業為了開拓數字化業務,對網際網路大廠的人才同樣是虎視耽耽。如另一家地產龍頭龍湖集團也在2018年成立了數字科技部(Digital Technology),並於當時舉辦了一場聲勢浩蕩的招聘,為了搶到人才,甚至對拿到BAT和華為offer的應屆生“開綠燈”、“加價”錄取。

近三年直接參與龍湖數科招聘工作的林麗對燃財經表示,龍湖數科部門招聘工程師和產品經理,主要還是從網際網路公司去挖人,“我們統計過,人才來源比較多元,網際網路大廠如阿里巴巴、騰訊、美團、滴滴,傳統高科技公司如微軟,網際網路金融公司如老虎證券,諮詢公司如埃森哲、凱捷諮詢,此外也有產業轉型的製造公司如海爾,做過數字化轉型的萬達,性質接近的貝殼找房、我愛我家也有。”

燃財經從獵聘大資料研究院獲悉,2020Q1-2021Q1跨行業流入房地產行業的中高階人才來源行業分佈中,“網際網路”以14.67%的比例位於第二位,僅次於18.1%的“服務外包”,而來自“電子通訊”的也有4.03%。

此外,獵聘大資料研究院指出,“近一年在房地產的熱招大職能TOP10中,網際網路屬性的職能佔到兩席,分別是網際網路+技術、網際網路+運營的職能,佔比為2.24%、2.04%,位居第八、第九。表明房地產企業比較看重網際網路屬性的職能,需要這樣的人才加速房地產的數字化和智慧化,完成產業升級和轉型。”

但遺憾的是,儘管房地產企業表露出了對網際網路人才的趨之若鶩,網際網路人需要正視的是,在房企,主業依然是”賣房子”,其他更多隻是為了服務主業。

網際網路人去房企

小桉是2021屆畢業生,近期春招拿到華為和龍湖數科的offer,最終他拒絕了華為,選擇了龍湖數科,“龍湖仕官生的offer,HR表示18薪,全包40萬元以上,而華為只有20萬元以上,相差很多。”儘管他有點擔心龍湖的薪酬會有水分,但還是選擇了這個offer,“身邊很多同學都準備去龍湖數科。”

林麗表示,2018年,龍湖數字科技部門第一次參與校招,時間比較遲,“網際網路大廠很早就開始招聘,應屆生基本都拿到了offer,那個時候大家也不知道龍湖數科,我們沒辦法,只能高薪挖人。”

不過,林麗表示,這兩年數科部門逐漸為人所知,招聘難度會有所下降,“加價求人”的情況少了,“應屆生能拿到超過40萬元的年薪,說明是比較優秀的,我們給到應屆生的薪酬一般沒有那麼多。”

公開資訊顯示,2018年9月,龍湖“仕官生”海外校園招聘啟動,第一次添加了數字科技部仕官生崗位。這場招聘涉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學、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8所美國名校,數字科技部的需求也被提前。

此後每年,龍湖數字科技部都會展開校園春季招聘、秋季招聘行動。日前,龍湖數字科技部也正在進行春招,產品經理、開發工程師、資料分析師和人工智慧類、設計類崗位都有涉及。

不僅僅是校招,網際網路大廠的人才,也是龍湖的目標。高薪挖人同樣是他們的不二法寶。去年,一位京東金融前員工跳槽去了龍湖數科,“吸引我的主要還是高薪,HR說18-21薪,按18薪算也有80萬元,我很滿意。”

不管是應屆生,還是從網際網路公司離職,人才被龍湖數科吸引的主要因素基本都是薪酬待遇。

成都人小風在去年秋招面試了各種產品經理崗位,拿到了北京的美團offer和成都的龍湖數科offer,“美團給了28萬元,還得去北京,而選擇龍湖可以留在成都,薪酬35-41萬元左右,我肯定去龍湖。”

實際上,龍湖數字科技部高管團隊也有網際網路背景。數字科技部初創時, 曾任海爾資訊長&首席資料官、微軟中國企業服務部首席技術官的殷皓就加入部門,擔任集團副總裁兼首席數字官(CDO);2020年3月殷皓離職,接任者則是原豬八戒網首席技術官葉萌。

林麗對燃財經表示,龍湖數科部門2018年底有400多人,2019年底則擴張到800多人,“每個月入職都有100多人,現在部門規模已經超過1000人了。”

萬科2020年財報顯示,截至目前,集團旗下萬翼科技、萬睿智慧科技、深圳萬物雲科技有限公司已獲得國家高新企業認證,萬翼科技及深圳市萬物雲科技有限公司獲得CMMI3認證,目前集團共有科技員工1022人。

為實現“沃土計劃”,2016年,萬科找到了時任IBM全球服務部的合夥人謝志方,邀請他出任萬翼科技總經理,謝志方履職至今。

“我們需要社會優秀人才的加入,目前也有優秀人才在洽談,這個過程有得有失,我們的高科技人才有被BAT挖回去的,當然我們也從BAT挖過來不少人才。”鬱亮在2020年業績會是如是說。

在脈脈上,一位阿里巴巴的員工表示,“萬科物業科技團隊來撩我。”不過最終,他沒有離開阿里巴巴。

地產公司搶人難題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相中地產“金主”,行業壁壘成為地產搶人的重要障礙。拿了房企數字科技部門offer的人,拒絕也很多。

去年秋招,蟲蟲就拒絕了龍湖每年35萬元的產品經理offer,選擇了去百度人工智慧部門,“百度人工智慧也處於起步階段,商業化路線還在摸索,但機會不少,核心是做商業化和增長產品,此外還涉及策略、AI語義識別,可以提高自己的專業能力。”

一位資深獵頭李生對燃財經表示,“房企數字化轉型是個慢生意,不管是自建系統還是數字化產品外部化,不能像網際網路to C業務敏捷,短期不容易出結果。技術人員不如回網際網路升級打怪的市場更大。”

林麗亦承認,會從網際網路公司跳槽到龍湖數科部門的,很多是因為在大廠中得不到好的機會和晉升渠道,而數科部門初期階段機會較多,“有些人他自身能力強,但沒有機會參與重要專案,沒有很好的回報和晉升空間,在做的專案又獲得不了很多成就感,那他就做不下去了。”

林麗告知燃財經,部門內有一個特別典型的例子,他們曾經招了一位員工,之前只是網際網路大廠的產品負責人,來了龍湖數科之後成為一線管理者,不到一年又晉升為中層管理者,“剛好內部有機會,他又被派去我們一個生態企業做CTO了。”

李生認為,真正網際網路大廠的人很少去房企,除非年齡稍大一些。“很多大廠的人即使去了,也很難適應,因為地產企業技術崗位人才還是用地產文化在進行管理,網際網路人受不了。真正能呆下去的是二三線網際網路公司的人,他們找不到更好的機會,地產企業待遇也還不錯,如果加班強度可承受,更落地一些。”

談到數科部門員工離職原因,林麗表示,很多是因為無法房企數字化初期探索的“痛”,“很多人在大廠做產品,業務模式比較簡單,比如在騰訊做微信,其實技術並不難。”

“但房地產的數字化就很複雜。比如想把一個拿地的過程線上化,首先要搞懂拿地過程涉及的因素,需要學習業務端的東西,財務、投資等等各方面跨界的東西,而在技術端,還要適用於產業鏈上下游各方,要實際應用於生產中,很難。”

一位龍湖數科在職員工則表示,應屆生如果想學習網際網路行業模式,還是應該去成熟的網際網路公司,“但如果有大廠背景,來龍湖沒什麼不好,別跟錢過不去。”

他認為,去BAT肯定比去房企更有利於後續發展、跳槽,“如果在BAT的工作陷入瓶頸,去地產科技部門也不錯,很多同事都是衝著高薪過來的,我是京東來的,座位對面就是原來螞蟻金服的產品經理。”

房企數字化轉型

房企跟網際網路公司搶人的背後,是其急不可待的數字化轉型之路。

2016年,深圳地鐵入主萬科,鬱亮要統計全國範圍內萬科在售的地鐵上蓋專案數量,結果一週過去,資料還拿不上來,怒髮衝冠之下,“沃土計劃”被逼誕生。

目前,萬科的數字化業務主體主要包括萬翼科技和萬物雲(萬科物業,2020年10月更名),萬翼科技研發了ICP(核心業務平臺)、IDP(智慧資料平臺)、AI 審圖技術、智慧工地平臺、推廣數字化營銷工具等BIM技術,而萬物雲則為城市空間服務提供科技賦能,如智慧家居、智慧小區等。

2020年,萬科與微軟共同發起設立 “萬科未來城市實驗室” ,共同研發智慧化未來城市解決方案;2021年1月,深圳市所有房屋建設類施工圖紙全部通過萬科AI審圖系統進行審查。

燃財經查閱萬科財報發現,萬物雲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182.04億元,其中智慧城市服務9.91億元,佔比5.44%;社群生活服務收入9.85億元,佔比5.41%,合計19.76億元。這兩項網際網路業務相關的收入首次在財報中有所體現,但相對於萬科集團4191.1億元的營業收入,或許不值一提。

2018年2月,龍湖CEO邵明曉提出了一個網際網路的概念“空間即服務”,表示“龍湖要做人與空間的連線。”隨即,龍湖成立數字科技部,招兵買馬,當年年底甚至還將上市公司名稱由“龍湖地產”更改為“龍湖集團”。

至今,龍湖財報中仍然較少提到這個部門,只是將“智慧服務”作為跟地產開發、商業運營、租賃住房等相提並論的“主航道業務”。在營收方面,龍湖2020年科技收入為11億元,這一資料在2019年為4億元。

作為數字化轉型的重要部門,房企仍處於投入階段。2020年9月,萬科集團副總裁兼物業事業部執行官朱保全對外透露,“沃土計劃”會以公司的名義加大投入。林麗也對燃財經表示,龍湖數科部門今年仍在追加投入。

克爾瑞《地產行業數字化發展報告》顯示,2020年,房企數字化轉型程序加快,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首先是投入上,六成TOP50房企增加了數字化投入,其中約14家投入增加在一千萬之內,16家為千萬級以上,甚至有的已經過億。其次是組織架構與團隊上,九成TOP50房企把資訊部作為一級部門,而2019年該比例不到四成。團隊投入方面,2019年有50人以上資訊團隊的佔三成,2020年則已過半。

報告也指出,目前,物企數字化佈局則呈兩極分化,八成左右TOP50物企基本還在構建服務平臺,或剛剛進行單平臺的數字化應用,主要以智慧安防與智慧通行為主。兩成物企則實現了數字化應用的多平臺覆蓋,並啟動了資料中臺運營。

萬翼科技前任負責人孫嘉曾在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說,萬科的願望是,有一天與業內同行一起打造一個面向全行業開放的資料平臺。

在《財經》對孫嘉的專訪中提到,“如果說過往三年的數字化轉型有何遺憾,孫嘉印象最深的是集團的網際網路基因不夠濃厚,業務與技術融合不夠充分。至於萬翼如何才能走得更遠,孫嘉認為集團還需要在管理模式上有所突破。現在萬翼90%以上的業務都是服務萬科內部公司,工資由集團獎金池撥款,並沒有完全市場化。”

但目前看來,房企的數字化轉型還是針對主營業務的科技賦能和內部管理的降本增效,難以達到對外輸出,創造實際營收。在脈脈上,很多網際網路人才都因為擔心地產公司的網際網路部門不穩定而止步不前,“錢給得是多,就怕給不了兩年部門就沒了。”

即使是萬科,儘管鬱亮表達出了對科技人才的渴求,但在2021的業績會上,萬科似乎對萬物雲等業務也沒有長遠規劃,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時,鬱亮說,“我們不能像中國的家長,處處用分數來限制孩子成長。我們不在乎說每門課的分數有多少,不需要給它設定特別多的考核指標,它健康地生活、工作、學習,對我們來說未來就能夠承擔更大的事情。”

針對萬物雲對標企業、是否跟貝殼找房有相似之處的問題,鬱亮也只是回答,“貝殼是在定義它所處的行業,萬物雲也將定義自己所處的行業。”

新地產三龍頭之一的碧桂園也存在同樣的現象。此前,碧桂園大張旗鼓地成立了數字化管理中心,2020年,碧桂園就將成立2年的數字化管理中心撤併到博智林機器人公司,資訊長(CIO)一職位更是直接消失。

另一家曾經的地產巨頭萬達,其數字化之旅同樣短暫。很多網際網路人都對萬達網科公司的故事略有耳聞,2016年,萬達網路科技集團成立,招攬大批網際網路人才,但2017年底則因投資不善,大批裁員,2018年初即宣告撤併。

中原地產上海首席分析師盧文曦也對燃財經表示,“房企喜歡到處拋概念,但萬變不離其宗,主營業務還是房地產開發,數字化也只是為了服務主業。”

“說得直白點,房企不可能專心去做一個網際網路公司。”

這就意味著,即使是搶到了網際網路人才,在房地產企業裡,也只是一個邊緣化般的存在。

*題圖及內文配圖來源於視覺中國。文中宋兵、林麗、小桉、李生為化名

原標題:《BAT也留不住人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