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無名客棧,心靈休息的港灣,分享每日健康,動漫,娛樂,寵物,搞笑,教育,文化,新聞,旅遊,星座,時尚,歷史,科技,美食,財經,軍事,遊戲,體育等新鮮事

西方洗腦術的研究史:美國中情局“心靈控制計劃”的誕生與擱淺_吐實

文化 wuming 354浏览

原標題:西方洗腦術的研究史:美國中情局“心靈控制計劃”的誕生與擱淺

最近微博上發酵了一則新聞#女星承認為邪教販賣女性#。在《超人前傳》飾演Chloe Sullivan的演員Allison Mack最新認罪,承認為邪教性組織操控女性、把她們發展為性奴隸,并在法庭上流淚向這些女性道歉。

美國司法部公布的文件稱:過去20年內,邪教頭目Raniere用自己的NXIVM公司創辦了名為DOS的秘密社團,發展了很多所謂自助項目,專門招募女性,號稱能給她們帶來力量。

DOS分為“主人”和不同階層的女性“奴隸”。“奴隸”可以招募新的奴隸,一定程度后能成為主人。

很多DOS“奴隸”的骨盆部位都被打上了燒灼標記,這個記號中包含了頭目名字的首字母縮寫。在一個“奴隸”的標記儀式上,她會被要求全裸,主人會要求另一個奴隸執行標記,別的奴隸制服住被標記的人。

Allison Mack

每一個邪教的發展壯大,都離不開其組織者強大的洗腦術。維基百科這樣闡釋“洗腦”意義:對受害者的思維,系統地施之不道德的操控,使之臣服于操縱者意志的過程。

雖然洗腦術被描述得神乎其神,但是如果你了解了洗腦術在西方情報局的“進化史”,你會了解到一部思想控制的荒誕史!跟著我,帶你回顧美國中情局臭名昭著的“心靈控制計劃”的誕生與夭折。

1. 朝鮮戰爭里發生過一些關于洗腦的怪事

1952年,一架美國戰機在北朝鮮被擊落,機上兩名飛行員也被俘了。四個月之后,他們對審訊人員吐露了令人震驚的罪行!他們說,聯合國軍一直在朝鮮部署炭疽、鼠疫等等生物武器,運載工具還在試驗當中,但是威力巨大。很快,整個東方陣營都在譴責西方國家的戰爭罪行!

九個月后,又一個美國飛行員從天上被打了下來。他的口供,進一步證實了前面兩位飛行員的說法,而且,這位飛行員還詳細說出了生物戰計劃的代號、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批準的日期、參與其中的部隊編號、指揮官的名字,各種細節言之鑿鑿,讓人不能不相信。

圖與文無關

再后來,又有35名美國戰俘,進一步完善了整個生物戰爭計劃。

然而現實是,都說帝國主義要發動生物戰爭了,可帝國主義自己卻毫不知情!前后數十名美國戰俘說的那些證詞都是假的,朝鮮半島根本就沒有生物武器。

這兩件怪事一出,西方陣營顫抖了!他們確信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已經掌握了洗腦的技術!

2. “心靈控制計劃”——美國中情局最臭名昭著的洗腦代號

《華盛頓新聞報》說,洗腦是原子彈誕生以來最值得警惕的發明;《紐約客》說,有了這項技術,被破門而入的不僅是房子,還有思想;精神病學家說,冷戰的最后防線在每個人的頭腦中。

美國中央情報局再也坐不住了,在控制人腦的戰場,他們不能落后!他們通過了一系列計劃,首先是防御戰——美軍一旦被俘,要怎樣才扛得住對方的洗腦術呢?光是防守不行,主動出擊先發制人才有勝算啊。

經過一代代的演變,最終形成了“心靈控制計劃”。

不過,在這個研究計劃的實施過程中,中情局并非一帆風順。話說,當時中情局的研究人員,希望有一種神藥,吃了后,讓你說實話你就得說實話,藥還沒研發出來,他們把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它吐實藥,吐露實話的藥。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們滿世界搜尋各種含有致幻物質的植物。一批批植物學家,被派往墨西哥、波多黎各、牙買加、海地、古巴,搜集各種毒蘑菇、刺桐花、危地馬拉大黃、牽牛花、催眠草,乃至蟾蜍,癩蛤蟆背上的毒液等等。

有段時間,中情局認為有必要研究一款毒藥。這毒藥得從非洲坦葛尼喀湖的鱷魚膽里提取成分。為此,他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是派人去非洲抓鱷魚就地取膽呢,還是運送一只活鱷魚到美國來?后來,他們采取了第二種辦法。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得到新鮮的提取物。

這個“心靈控制計劃”的成員,硬生生把中情局搞成了植物研究所,還花費了十年時間,編出了一本蔚為壯觀的動植物毒藥藥典,那么,讓蘇聯間諜口吐真相的愿望實現了嗎?

3. 尋找說真話的神藥

多次試驗后,中情局探員認為,大麻有讓人說實話的潛力。于是,他們把大麻摻在香煙里,給毫不知情的實驗對象抽。吸了大麻煙的實驗對象,個個都精神興奮,說起話來滔滔不絕,大曝隱私。

后來中情局的大麻配方越來越精細,有阿托品、硫分妥鈉、嗎啡、安非他命等等。他們還借鑒了心理學家給病人疏導心理時吃的藥。藥物讓人健談,但是測試對象滔滔不絕說的有多少是實話呢?

費了半天勁,還是要靠人工分析!有時,測試者情緒失控、胡言亂語到了一定程度,探員們這才恍然大悟:把這東西當成吐實藥,好像也沒什么用,但是顯然可以用來當“反吐實藥”啊!如果我方被俘的情報人員吃一點,敵方問他東他說西,答非所問,當外交部發言人綽綽有余啊!

各種化學物質比拼了一番,試驗結論是,大麻藥性最強,其次就是酒精加咖啡因——不就是美酒加咖啡!這結論用得著實驗嗎?最后,中情局人員不得不承認:說真話的神藥根本不存在!

ok,對吐實藥的追求到此為止。但中情局不死心,藥物不行,那心理催眠呢?

4. 諜戰里的殺手锏“心理催眠”

用在諜戰里,心理催眠的理想狀態是:催眠執行任務的人,他在清醒之后完全不會記得自己完成了什么任務,是誰派給自己的任務。所以休想追蹤到謀殺行動的始作俑者,沒有記憶的殺手才是完美殺手。

好,中情局的試驗來了。他們的負責人把秘書當做實驗對象,讓她們想象自己在海上沖浪,女秘書非常投入,最后被自己想象的海水嗆醒了;負責人又在催眠狀態下給她們下達了命令,女秘書果然把扮演炸彈的電子表成功安裝到了指定地點。貌似成功了。

只不過,實驗者在某些違背自己意愿的極端情況下,還是很難控制。比如,要求她當眾脫衣服,就馬上醒過來了。

不過催眠計劃的擱淺,還有一個更現實的悖論,那就是,70年代的中情局最想干掉的人是卡斯特羅,人人都知道這件事,卡斯特羅本人也一清二楚,那么,刺客知不知道這件事有什么要緊呢?

在花費了大量精力和納稅人的錢,并且徒勞無功之后,“心靈控制計劃”停工了。

《洗腦術》的作者,多米尼克·斯垂特菲爾德先生,埋身在檔案中,查詢了大量的資料,中情局、軍情六處的荒唐事,都被文字所證實。但是,他最后查到了一件事,這件事的重要程度不亞于以上所有證據。那就是,中情局從一開始就知道,蘇聯人沒有洗腦技術!整件事的導火索根本就是虛構的!

中情局傻嗎?一點兒也不。如果不虛構這個事實,他們怎么渲染蘇聯陣營的恐怖呢?他們怎么名正言順地開發自己的洗腦技術呢?

我們知道,人類為了自己心理平衡,總會找一些替罪羊,比如以前的魔鬼,當一個人做了壞事,不是他壞,他是被魔鬼附了身。洗腦充當的也是這個角色,為什么有人會槍殺平民?為什么有人會當人肉炸彈?因為他們被洗腦了!答案簡潔美觀。對,就是它讓中情局的荒唐作為看上去理所當然了。

編輯|涼山

排版|涼山

路上讀書:全球名校博士30分鐘解讀一本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