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無名客棧,心靈休息的港灣,分享每日健康,動漫,娛樂,寵物,搞笑,教育,文化,新聞,旅遊,星座,時尚,歷史,科技,美食,財經,軍事,遊戲,體育等新鮮事

萬俟卨:跪在岳飛墓前的奸佞小人,毒刑施岳爺,活到75歲_秦檜

無名客棧 129浏览

原標題:萬俟卨:跪在岳飛墓前的奸佞小人,毒刑施岳爺,活到75歲

文/張屹

杭州岳王廟前跪有四人,這個大家都知道,但能正確說出來的怕是百無一人,這里面的難點當然是這個叫萬俟卨的,不說一般人了,就是那號稱是漢語言文學博士的相聲演員苗阜,就把"萬俟卨"讀成姓萬的了,要知道,他是在演出中這樣叫的,唉,也有點小尷尬哈。

這名字的正確讀音是mò qí Xiè(莫其謝),萬俟是個很古老的姓,源自南北朝時的鮮卑族的一個部落,是跟著拓跋氏一同進入中原的萬俟氏族,后來便以氏為姓了。

不過這萬俟卨也真是的,本來就是個難認的姓,偏偏還要加個生癖字,也許他有先見之明,知道以后要跪在岳飛面前,所以特別要起這個怪名,讓你們全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兒,是吧。不過,自他以后,姓萬俟的人便紛紛改姓了,我是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姓這個的。

萬俟卨,字元忠,河南原陽人,南宋初任湖北提點刑獄,依附秦檜,任監察御史,秉承檜意彈劾岳飛,主治岳飛之獄,致使岳飛父子和張憲等被害,次年升參知政事。后與檜爭權,被罷黜。檜死被召回任宰相,權頃朝野,死后尚謚"忠靖"。

出生字元忠,死后謚忠靖,這萬俟卨這一輩子似乎都與"忠"相伴隨。但是,他卻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小人,而且可以說是小人中的戰斗機,其所作所為太對不住這個"忠"字了。

他在任提點湖北刑獄時,與當時任湖北京西路宣撫使的岳飛多有接觸,似乎兩人的關系還不錯,他還向岳飛面陳"足兵"、"足財"、"樹威"、"樹人"四條大計以固其本。

只是不知道他何樣的目的,是攛搗著岳飛擁兵自立,成為地方軍閥;還是利用岳飛來搜刮民財,似乎也不像,因為這些建議即使是岳飛接受了,實施了,能對這萬俟卨有多大的好處呢。如果說萬俟卨是企圖借岳飛的地位來實現其個人野心,我覺得有些牽強,有點以其后來的小人嘴臉來忖度他此時的心態吧。

但岳飛知道他人品很壞,肯定從內心就很看不起他,萬俟卨也感覺到岳飛對自己不尊,從此對岳飛心存不滿,結下了芥蒂。

以這萬俟卨的小人心態同光明正大之岳王爺,肯定是搞不到一堆去的,兩人嫌隙漸起。岳飛自是一路坦蕩地盡忠為國,而這萬俟卨則是投靠了權臣秦檜,得以一路高升,不僅成為秦檜的死黨,而且也成為在朝堂上說得起話的一位大臣。

小人得志的萬俟卨也許隨時都在等著報復的機會,后來他秉承秦檜的意志,在朝中誣陷岳飛。當趙構和秦檜謀求奪眾大將兵權時,萬俟卨極力推波助瀾,說眾大將出身行伍,知道謀利不講道義,怕死不怕法,高官要職,子女玉帛,已達到他們私欲的頂點,何不讓他們知道逗留軍期者罰,戰敗者誅,不聽命令者斬,使他們有所懼怕。

至于在前期構陷岳飛的具體事實,雖然史無具體記載,然而,依著這萬俟卨的性格,肯定是少不了借著皇帝對岳飛的不滿,特別是在岳飛兵力過于強大,以及在進立儲之事的不慎之言時,他在邊上的煽風點火是必須的。

岳飛被趙構以謀反罪秘密逮捕下獄后,秦檜剛開始派的是御史中丞何鑄為主審官,何鑄雖然也是主和派,但主和并不能等同于投降。有人將他歸于秦檜一黨,實際上是一種偏見,似乎主和派都是依附在秦檜一邊的。

在河南湯陰也有一座岳王廟,里面除岳飛外,還有另外五位賢臣,其中就有這何鑄的塑像。何鑄出道為官時,愛護百姓,清正廉明,竭力反對朝廷無故騷擾百姓,額外加重百姓負擔。他歷任監察御史、御史中丞等職。

當何鑄到大理寺中審理岳飛一案時責問岳飛所謂罪狀時,岳飛并未做過多的分辨,只是撕破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滿是傷痕的身體。

何鑄目光所及之處,只見岳飛渾身布滿刀劍傷、鈍器傷、箭矢傷。每條傷痕都觸目驚心,仿佛在向人述說著那無數場你死我活的血腥戰斗,以及岳飛多年來金戈鐵馬的歲月。及至"飛袒而示之背,背有舊涅盡忠報國四大字,深入膚理"時,何鑄被徹底震撼了。

于是,他面對這樣一位鐵骨錚錚、忠君報國的英雄,他覺得自己無言以對。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力為岳飛開脫。就算他在政見上與岳飛不合,就算他是主和派,他也要保岳飛。

于是他去找秦檜理論說:"鑄豈區區為一岳飛者,強敵未滅,無辜戮一大將,失士卒心,非社稷之長計。"

宋朝從來都是重文輕武,文官是很看不起這武將的。這何鑄一句"區區"既道出了文武之別,也是在勸秦檜放過岳飛。但秦檜冷冷地一句"此上意也。"何鑄馬上明白,以他的力量是救不了岳飛的,所以他只好掛冠而去,以此來表示 抗議。

趙構的旨意在,秦檜豈能放過岳飛,于是他找來與岳飛有隙的萬俟卨作主審,這時的岳王爺是很難逃出奸佞之手了。

萬俟卨這下可算是逮住機會了,他和秦檜沆瀣一氣,在迫害岳飛的陰謀中充當急先鋒,對岳飛嚴刑逼供,什么"披麻問"、"剝皮拷",他濫施淫威,手段殘忍,甚至將岳飛背后的那"精忠報國"四個字生生地給弄掉,至于用的是什么手段,大家盡可想象,反正是令人發指。

被折磨得皮開肉綻的岳飛依然義正辭嚴,痛斥奸佞:"吾無此負于國家!汝等既掌國法,且不可損陷忠臣。吾到冥府,與汝等面對不休。

審了兩個月,也沒審出個丁卯來,本來無辜,依然無辜。韓世忠問秦檜,岳飛是否有罪。秦檜答道:"莫須有。"即不一定有。韓世忠斥責道:"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秦檜自知理屈,便命令萬俟卨加大審判力度。但是面對鐵骨錚錚的岳飛,萬俟卨已經黔驢技窮,便與秦檜商量秘密殺害岳飛。

萬俟卨召集審案人員,逼他們作出死刑判決。大理寺丞李若樸、何彥猷認為證據不確鑿,只同意判兩年有期徒刑。萬俟卨大為惱火,竟歹毒地擅自修改判決書,定為斬刑,上報高宗。高宗指示,改為賜死,留一具全尸。

除夕之夜,在凜冽的寒風中,民族英雄岳飛被害于風波亭,時年39歲。"收拾舊山河"的宏愿被秦檜、萬俟卨一伙奸臣殘酷地絞殺了。臨終前在狀紙上寫下了最后八個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明眼人知道,真正想除掉岳飛的是高宗趙構,而這秦檜和萬俟卨只是其幫兇罷了,他們只是趙構手中的刀,而揮刀之人,正是這高宗趙構。

小人就是小人,小人一旦得志,那眼也看高了。后來這萬俟卨連秦檜的話也不大愿意聽了。于是兩人開始交惡,狗咬狗,一嘴毛。這秦檜畢竟老辣,萬俟卨豈是他的對手,他被秦檜上疏,歷數萬俟卨之罪后貶官,先趕去湖北秭歸,后又被遷到湖南芷江,朝堂就這樣離他遠去,再無他的身影了。

但這萬俟卨的小人狗屎運也太好了,隨著秦檜的去世,趙構便又想起他來。于是,他又被征召回京,任命他為參知政事,后為尚書右仆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等同于宰相。

但他的黃金時間已過,只是在家寫書以討好趙構,他后是寫了《貢舉敕令格式》五十卷、后又作《看詳法意》四百八十七卷,書成后獻上。趙構是個文人,對此很是喜歡,于是他又被授予金紫光祿大夫,不久退休。至75歲時去世,謚號為"忠靖",還是非常之榮耀哈。

觀這萬俟卨的一生,史上是沒有留下什么好名聲的,也找不到做了什么對朝廷有益之事,他之所以被弄在岳飛面前下跪,主要是因為他對岳飛所施加地酷刑讓人憤慨,所以把他弄來下跪,沒有問題。

如果在多說一句的話,那岳飛面前下跪的張俊和王氏,我覺得根本就不配,如同以前還有一個叫王俊的,也曾跪在前面,后來因為不夠格而被移除。想這張俊只是一個構陷岳飛的小幫兇,小角色而已,我想,也是屬于沒有資格的。

至于這王氏,就是因為那句 "搏虎容易縱虎難",促使秦檜痛下決心殺害岳飛,也被弄來跪著,就有點想當然了。想那如是密室商議之事,外人何以得之,必是臆測而來。但是,誰讓你是秦檜的老婆呢,也算你活該!

先申明,我可不是想為這王氏翻案,一是不愿,二不值,三是不可能,只是覺得,她只是一個婦道人家,起不了那么大作用的。而真正應該在岳飛面前下跪的應該是這趙構。

對此,明代才子文征明在岳王廟前,題過一首著名的《滿江紅》,說出了真相: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

慨當初,倚飛何重,后來何酷!

豈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

最無辜,堪恨更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疆圻蹙;

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

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

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